<span id='i52jm'></span>
    <i id='i52jm'><div id='i52jm'><ins id='i52j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dl id='i52jm'></dl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i52jm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i52jm'><em id='i52jm'></em><td id='i52jm'><div id='i52j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52jm'><big id='i52jm'><big id='i52jm'></big><legend id='i52j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i52jm'><strong id='i52jm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2. <tr id='i52jm'><strong id='i52jm'></strong><small id='i52jm'></small><button id='i52jm'></button><li id='i52jm'><noscript id='i52jm'><big id='i52jm'></big><dt id='i52j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52jm'><table id='i52jm'><blockquote id='i52jm'><tbody id='i52j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52jm'></u><kbd id='i52jm'><kbd id='i52jm'></kbd></kbd>
      3. <ins id='i52jm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i52jm'></i>

          別等錯過,再抱緊她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  她突然抬起頭,看著我的眼睛,然後有氣無力地對我說瞭句:孩子,你可以抱抱我嗎?

             1

            高三那年的冬天,她給我做瞭許多回早餐,出生在北方農村的她最懂得如何調制筋道的面食。我還記得每個早晨,我被她趕著罵著吃完一個餡餅再騎車趕去上學,實在來不及就揣一個在兜裡,到學校時,餅還熱乎著。

            對她來說,我的吃飯問題就是她生活中最大的難題。小時候挑食,她還能變著花樣給我一日三餐的驚喜,後來時間一點點在不粘鍋上留下難以除掉的污漬,她也一點點失去瞭從前那種駕馭生活的從容。

            她幾乎把小區外面速食店裡的東西都買瞭個遍,她那麼省吃儉用的一個人,剩飯放餿瞭也不舍得扔,對我,卻是沒有止境地放任。

            她定期給我塞零花錢,我總說不要,推來推去之後還是收下,每次她會再補上一句奶奶最親你瞭,邊說著邊張開胳膊想要抱抱我。不知道為什麼,我厭惡她表達愛意的笨拙方式,所以每次都不自覺地躲開。

            或許是因為相處的時間太久太長,所以人們在一切心安理得索取的同時才累積瞭一種又一種的厭惡。

              2

            她在自傢陽臺上種瞭一排辣椒,辣椒一年年成熟,成熟後就摘下幾個炒菜用,辣味十足。她經常跟我炫耀這點小成就,笑得開心。

            大二這個假期回來,她卻把那一排排辣椒全給剪瞭,沒有人知道為什麼,她隻是看著那一株株光禿禿的辣椒,傻呵呵地笑。

            她咳嗽得厲害,喘不上來氣,每天需要吸氧,食量也越來越小,整個人一天天消瘦,瘦到隻剩下骨頭。每天要吃將近十種藥物,咽下紅紅綠綠的膠囊。仿佛一夜之間,不知道是哪裡來的一股力量,就這樣把她打倒瞭。

            這種邪惡的力量,醫學解釋為——肺癌晚期。

            腦萎縮讓她記憶力大不如從前,她抓著我,不停地念叨著那句奶奶最親你瞭,轉眼又忘記瞭我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好像就是這麼一個瞬間,從前所有的嫌隙不見瞭。像當初她給我買早點一樣,我走遍大街小巷去買能引起食欲又能輕松下咽的東西。像當初她勸我一樣,我趴在床邊勸她開心一點。她抓著我的胳膊,我笑著對她說,什麼坎都能過去的。

              3

            八十歲高齡,肺癌晚期,醫生說隻能選擇保守治療。

            那天,我幫她倒瞭一杯水,勸她下床再多吃一點晚飯,她把頭埋在幹癟的胳膊裡,搖頭。

            就在我無計可施的時候,她突然抬起頭,看著我的眼睛,然後有氣無力地對我說瞭句:孩子,你可以抱抱我嗎?

            我看見她竟然使出瞭從來沒有過的力氣從床上想要起來,但最後還是沒能成功,我扶起她,繼續勸她再多吃一點,沒有多想地給瞭她一個草率的擁抱。

            她隻是一遍遍重復吃不下去瞭,躺瞭回去。

            可誰也沒想到,第二天,她就離開瞭這個世界。

            那天下午,在去醫院的出租車上,迎面的冷氣把濕潤的眼睛風幹,所有人在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。最終還是沒有見到她最後一面,她永遠地閉上瞭眼睛,安靜地躺在那裡。

            我忍住大哭,眼淚還是順著臉頰一滴滴流下來,腦袋裡隻剩下瞭那個沒有緊緊抱住她的擁抱。

            她不再擁有溫度,一切你之前認為沒那麼重要的事情,在這一刻變成瞭奢侈。

            人這一輩子最難過最痛苦的事情,除瞭永遠地失去一個人,或許就是在你馬上就要失去一個人的時候,卻沒能用力地抱緊她,沒有再一次好好看清楚她的樣子,沒有讓她感受到你的不舍與留戀,沒有再得到一個開心的笑容。就連最後一次留戀也成瞭另一種心情,最後一次努力都沒瞭機會。

            再多懊悔自責,唯一能茍且彌補的方式,就隻剩下瞭一句對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