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5jdvn'><strong id='5jdv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ns id='5jdvn'></ins>

      <i id='5jdvn'><div id='5jdvn'><ins id='5jdv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fieldset id='5jdvn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5jdvn'></i>

    1. <dl id='5jdvn'></dl>
    2. <tr id='5jdvn'><strong id='5jdvn'></strong><small id='5jdvn'></small><button id='5jdvn'></button><li id='5jdvn'><noscript id='5jdvn'><big id='5jdvn'></big><dt id='5jdv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jdvn'><table id='5jdvn'><blockquote id='5jdvn'><tbody id='5jdv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jdvn'></u><kbd id='5jdvn'><kbd id='5jdvn'></kbd></kbd>

      1. <span id='5jdvn'></span>
        <acronym id='5jdvn'><em id='5jdvn'></em><td id='5jdvn'><div id='5jdv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jdvn'><big id='5jdvn'><big id='5jdvn'></big><legend id='5jdv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來自雲端的女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“你很需要錢嗎?”問出口伍柯就後悔瞭。他想道歉,卻聽見她說:“現在,不需要瞭。”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伍柯又看見瞭那個女人。夕陽映紅她的唇,栗色的短發稍顯蓬松,長長的耳墜,白襯衫松垮地紮在腰間,修長的一雙腿,走在人群裡,宛如一隻鶴。伍柯在這個城市生活瞭三十年,第一次親眼見到這麼美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朋友小井比伍柯更具有冒險精神,信心十足上前搭訕。女人腳步不停,直接越過小井走瞭,連目光也不曾有片刻停留。小井氣急敗壞,這女人也太傲瞭。

            小井傢世比伍柯優渥,人長得也比伍柯帥,一雙桃花眼天生會放電。小井女朋友很多,對於伍柯空窗三年,他難以理解。伍柯是個正常男人,自然也懂得紮在女人堆裡的逍遙快活,隻是那樣的快樂太淺淡,絲毫不能填補他內心的空虛。但伍柯從不為自己辯解,也不反駁。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力,多說便是越界。

            那女人過瞭馬路,小井還在張望。當他看到她走進一個小區,眼裡瞬間燃起瞭鬥志。“那女人跟你住同一個小區?你有沒有見過她?”

            見過,見過很多次,她在初春搬到這個小區,一個人獨來獨往。伍柯和她有過一次交集,在小區的理發店,他在理發,她推門進來說染發,那時候她也是短發,濃黑的。理發師們都在忙,她翻著雜志慢慢等。一個小意外,伍柯的耳朵被刮到,細小的傷口滲出血。伍柯並未在意,接受道歉。她註意到瞭,走過來拉開理發師,你還剪?不幫他處理一下傷口?你們這剪刀消毒瞭嗎?鏡子裡,她瞥瞭他一眼,眼神平靜如深海。那樣的眼神,伍柯至今不能忘。

            遠遠的,他望著她,說:“    沒有見過。”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小井告訴伍柯,那女的叫張丹卓,是賣的。朋友圈裡有一個人新近發瞭筆橫財,邀大夥聚會,那人帶的女伴就是她,白吃白喝一頓竟然要價好幾千,說不賠睡,八成是裝的,圖錢的女人還搞不定麼。

            小井在“盛景天”訂瞭位,要求伍柯必須到場。金光閃閃的包廂門被推開,一個女人出現在門口。她真的來瞭,伍柯望著她,霎時感到從頭涼到瞭腳。

            席上,她不說話,替小井喝酒,一杯又一杯,喝得幾乎站不住。小井不滿意。

            “別他媽死氣沉沉,熱情點。”

            “怎麼熱情,要我脫給他們看?”

            “你他媽不就是脫給人看的?”

            張丹卓反而笑瞭:“除瞭你。”

            她擱下酒杯,轉身往外走,姿態無比驕傲。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,伍柯仿佛突然醒過來一般,起身追出去,腳步匆忙而又堅定。在會所門外,他追上瞭她。

            後來,伍柯在牽她的手擁抱她的時候,慶幸自己在這個晚上追瞭出來。霓虹映紅城市,如幻境。伍柯聞見風裡她的味道,清冷的香。

            “你很需要錢嗎?”問出口伍柯就後悔瞭。他想道歉,卻聽見她說:“現在,不需要瞭。”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張丹卓搬進瞭伍柯的房子。她為他洗衣做飯,像一個溫柔的妻。常常的,伍柯以為自己在做夢。

            夏天過去瞭,秋天也過去瞭,冬季來臨,5aigushi.com他們仍然在一起。伍柯終於忍不住問她,為什麼願意跟著我?他沒有太多錢,供著一套房子,有一輛代步車,像這個城市的大部分男人一樣,過著普通的生活,可她這麼美,這麼好,他不敢相信,她會一輩子屬於他。

            她說,不對,伍柯,你是我見過最好的男人。你就像我傢鄉的天空,很純凈。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最快樂。

            我陪你回一趟傢吧,我想去看看你傢鄉的天空,想去看望你的父母。她忽然愣住瞭,繼而表情變得慌亂,甚至有點陰冷瞭。

            “我傢太遠瞭,我不願意奔波,等以後吧。”她沉默。他再問,她仿佛瞬間被激怒瞭,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你什麼意思?”

            伍柯感到難過:“丹卓,我們之間隔得太遠瞭,我似乎從來沒有走近過你。如果你並不是真的愛我……千萬別勉強自己。”